通讯:“我们想要工作”——美国政府“停摆”中不知所措的工薪阶层

2019年01月12日16:19  来源:新华网
 

新华社华盛顿1月11日电 通讯:“我们想要工作”——美国政府“停摆”中不知所措的工薪阶层

新华社记者孙丁 邓仙来 金悦磊

美国白宫北侧拉斐特广场上,吉列姆在寒风中举着一块标语板,上面写着“我们想要工作”。

吉列姆来自美国弗吉尼亚州里士满市,是美国财政部下属国内收入署一名信息技术人员。受美国联邦政府“停摆”影响,她已被“强制休假”。

吉列姆告诉新华社记者,11日是美国联邦政府的发薪日,现如今政府“停摆”还没有结束的迹象,像她这样的联邦政府雇员无薪可领,失去了收入来源。

“没钱给车加油,买不起药品和食物,付不上房租和贷款……”谈到失去收入的影响,给联邦政府机构当电工的史蒂夫也愁容满面。“真不知道我们家能挺多久。”

据美国一家招聘网站统计,近八成美国人属于“月光族”。对这些人来说,拿不到工资支票意味着还不上旧账单,承担不起衣食住行等方面新的开支,不少联邦政府雇员在社交媒体上直接用 “走投无路”形容自己的处境。近几周来,申请失业补助的联邦政府雇员数量越来越多。

“这些联邦政府雇员都要养家糊口,是时候结束‘停摆’让他们重返工作岗位并获取劳动报酬了。”美国政府雇员联合会主席考克斯向美国政界喊话。

由于白宫与国会民主党在美国与墨西哥边境修建隔离墙问题上分歧尖锐,各方未能及时通过拨款案,导致约四分之一的联邦政府机构从去年12月22日凌晨开始陷入停顿,即“停摆”。截至本月11日,联邦政府“停摆”已持续21天,追平联邦政府历史上最长“停摆”纪录,约80万联邦政府雇员和合同工被迫无薪上岗或“强制休假”。

最近两周,白宫与国会民主党人举行了多轮磋商,不仅未能取得实质性突破,反而越谈越僵、不欢而散。

美国总统特朗普11日在社交媒体上再度重申“造墙”诉求,他认为美国南部边境因为非法入境行为已经出现“人道主义危机”,只有边境墙能够遏制犯罪、毒品和人口走私等。民主党则多次指责白宫过度夸大边境上的安全形势,并坚决拒绝为“造墙”拨款妥协,还一直提议借助科技手段来加强边境安全。

美国国土安全部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职员告诉记者,他认为无论华盛顿政客之间的分歧有多严重、府院斗争多激烈,“普通的联邦政府雇员都不该被夹在中间、被当作政治筹码”。“他们不该去担心吃了上顿没下顿。”这位职员说。

眼见“停摆”僵局没有缓和迹象,越来越多的联邦政府雇员感受到财务和生存压力。日前,除华盛顿外,加利福尼亚、犹他、密歇根、得克萨斯、佐治亚等州多个地方也出现联邦政府雇员抗议活动,他们诉求基本一致:“结束‘停摆’,还我工作和收入。”

美国全国空中交通管理人员协会5日起诉联邦政府,理由是该协会成员应得收入被联邦政府非法剥夺。由于空管人员的岗位被视为“不可或缺”,所以即使联邦航空局“停摆”,他们也不得不无薪工作。有空管人员日前向美国媒体分享了他们的工资单,实付工资一栏上赫然写着“零美元”。

除了这些联邦政府雇员受影响,此次“停摆”还导致民众应享受的联邦政府服务大打折扣:大量国家公园、博物馆等“闭门谢客”,一些重要民生项目也受到波及,比如美国住房和城市发展部因经费短缺无法继续向低收入困难家庭提供住房补贴,食品和药物管理局已经停止对瓜果蔬菜、海鲜等食品的例行卫生检查。

此外,华盛顿市区联邦政府雇员和游客数量的双重减少让当地的餐饮、旅游、交通等服务行业进入“寒冬”。网约车司机马马杜对记者说,尽管冬季的华盛顿人会少一些,但往常网约车的订单量还不错,可政府“停摆”后的这几周,有时候他在路上开车半小时也不见得能接到一单。

“现在的损失我勉强还能承受,但如果‘停摆’继续下去,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了。”马马杜担忧地说。

白宫和国会民主党人11日没有举行会面,参议院也早早宣布休会而且将于下周才复会,这意味着联邦政府“停摆”历史最长纪录注定要被刷新。(参与记者:高攀)

(责编:燕勐、杨牧)

深度阅读

不到一年四次会晤 中朝领导人都谈了什么? 应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习近平邀请,朝鲜劳动党委员长、国务委员会委员长金正恩2019年1月7日至10日对中国进行访问。不到一年中朝两国领导人进行四次会晤,其间,两国领导人都谈了什么?达成了哪些共识?中朝关系收获了哪些成果? 【详细】

国际|国际观察|外媒关注

解码王毅新年首访非洲的“123456” 1月2日至6日,国务委员兼外交部长王毅应邀对埃塞俄比亚和非盟总部、布基纳法索、冈比亚、塞内加尔进行了正式访问。此行延续了20多年来中国外长每年首访都选择非洲的优良传统,表明了中方对发展中非关系的一贯高度重视。【详细】

国际|国际观察|外媒关注